你的位置:民间炒股配资平台_国内在线炒股配资_股票杠杆最新平台 > 国内在线炒股配资 > 股市屡创新高、央行调整政策,“后负利率时代”日本经济复苏现曙光?
国内在线炒股配资
股市屡创新高、央行调整政策,“后负利率时代”日本经济复苏现曙光?
发布日期:2024-06-10 04:20    点击次数:120

当前已走进“后负利率时代”的日本经济是否会如预期般乐观?

即将过去的3月见证了日本资本市场的诸多重要时刻。

3月19日,日本央行宣布取消负利率政策,将基准利率从-0.1%上调至0-0.1%。这是日本央行自2007年来首次加息,长达8年的负利率时代宣告终结。日本央行也是全球范围内最后一个放弃负利率的央行。此外,日本央行还宣布取消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并取消购买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取消购买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但将继续购买日本国债,规模与此前基本持平。

与此同时,3月初日经225指数在突破40000点关口后,还在不断刷新高。

股市新高、央行又作出了史无前例的政策调整,在这一背景下,有调查显示,3月日本大型企业信心反弹至三个月高点,服务业的信心也升至七个月来最高,这表明企业对日本这个全球第四大经济体的复苏越来越乐观。

当前已走进“后负利率时代”的日本经济是否会如预期般乐观?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日本经济基本面是不是彻底全面转好,现在很难判断。毕竟此次日本央行的政策调整处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尴尬氛围中。决议当时公布后日元在汇市继续走弱、股市也反应平静。从日本的股市和汇市的表现来看,日本国内机构、投资者对政策调整的未来还是有些许担忧情绪。”

日本央行的决策将如何影响实体经济(来源:新华社图)

还有这个不确定性

在陈子雷看来,日本央行此次的政策调整实属意料之中,“此次,整个舆论、政策、民意各方面都给日本央行造成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氛围。就连大企业是否加薪也与央行的决定相捆绑,导致最终大企业不得不表态要大幅加薪、日本央行的政策也不得不改变。”

17年来首次加息,标志着日本维持了约11年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开始走向正常化。不过,陈子雷认为,日本央行此次政策调整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就是后续日本实际经济增速能不能持续保持正增长。

日本内阁府的数据显示,2023年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1.9%,反映物价上涨的GDP名义增长率为5.7%。但是去年第三季度,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的实际GDP比二季度下降0.5%,换算成年率为减少2.1%。这也是2022年四季度以来日本GDP增幅近3个季度首次出现负增长。当时,各方都在观望(去年)四季度GDP的走势,一旦再度为负值,意味着日本经济将步入技术性衰退。但好在经过修正后,去年四季度日本GDP环比增长0.1%,按年率计算增幅为0.4%,勉强避免了技术性衰退。

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日本去年经济数据的一系列变化就给市场留下非常不安的因素,“当前最大的疑问是今年一季度能否继续保持正增长。比如,能登半岛地震的影响,中国游客赴日也未全面复苏等这些变数都将最终体现在GDP数据中。过去日本央行政策大幅调整的背景下,曾经出现过经济衰退的现象。”

此前,标普全球市场情报对于今年一季度日本经济情况的研判也不乐观,“在一些汽车制造商生产线长期停产的负面影响下,日本今年第一季度实际GDP可能会萎缩,进而会继续抑制私人消费、固定投资和出口。”

至于日本央行后续是否会继续加息,甚至何时再加息,陈子雷表示,还要看有没有加息的空间,“如果一季度GDP数据最终是下跌的话,那日本央行是不是要倒退回负利率的情况呢?而且从日本央行对YCC调整的表态可见,日本央行对长期利率的调控还是存在一定的担忧。日本央行现在处境很微妙,只能进不能退,有些‘骑虎难下’。”

目前,市场人士预计日本央行将在7月或10月加息,但10月加息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将给该央行大约半年的时间来评估结束负利率对物价和经济的影响。但也有经济学家持不同意见,比如汇丰银行环球研究首席亚洲经济学家范力民(Frederic Neumann)认为,最大的问题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日本央行很可能会发现自己正卡在‘零利率水平’,无法在未来几个季度进一步大幅提高短期利率。”

史上最大幅度加薪能否带动良性循环

此次日本央行的政策调整前,日本最大工会Rengo对今年“春斗”的初步统计显示,包括基本工资和定期涨薪在内的平均加薪率为5.28%,高于前一年的3.8%,创下30年来最大涨幅。日本央行行长植田和男此前曾多次表示,表示如果确认工资和通胀实现良性循环,将考虑改变包括负利率在内的宽松政策,因为更高的工资水平能带来服务业通胀和实际消费增长。

对此,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日本政府寄希望良性的经济循环,即输入性通胀传导到企业加薪,企业加薪传导到家庭收入增加,再配合政府4万日元的减税政策,家庭收入增加可以带动消费的增加。“显然政府希望按这个政策逻辑去推动经济的增长,但家庭最终消费是否会增加,有待观察。”陈子雷分析道,“而且,最终企业加薪的幅度还有待观望,毕竟问卷调查中企业的表态一般比较积极,但并不意味着最终会按照政府的想法实施加薪。尤其是夏季中小企业加薪幅度更值得关注。中小企业也要观望经济大环境、今年预期去年营收等因素,再决定实际的加薪情况。”

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田口春美(Harumi Taguchi)认为,日本的通胀率可能会开始降至2%以下,“如果民众最终选择储蓄而不是消费,工资增长可能不一定会带来强劲的消费支出。”标普全球市场情报的分析称,“虽然央行的决定将有助于改善金融市场的运作,但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可能有限。”

陈子雷还强调,鉴于日本央行利率上调的幅度较为微弱,因此对存款的激励机制等影响程度有限。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日本首席经济学家长井滋人(Nagai Shigeto)此前也认为,日本央行政策调整对经济增长和通胀的影响将相对有限,此外,短期利率和银行贷款的变化不会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