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民间炒股配资平台_国内在线炒股配资_股票杠杆最新平台 > 股票杠杆最新平台 > 起底听花酒操盘手张雪峰:从虫草教父到白酒科学家 自称是没有恐惧的人
股票杠杆最新平台
起底听花酒操盘手张雪峰:从虫草教父到白酒科学家 自称是没有恐惧的人
发布日期:2024-06-03 04:29    点击次数:54

  因央视“3·15”晚会曝光青海春天旗下听花酒虚假宣传乱象,听花酒及其背后操盘人张雪峰再次受到大众关注。

  据听花酒官网显示,听花酒的研发灵感来自青海春天董事长、总经理张雪峰梦中老君写下的一个字,并感叹,“听花酒,是上天给饮者的巨大恩惠”。

  去年初,张雪峰发明专利《酒精和凉味剂的组合物在调节性功能、保护心脑血管系统、促进肝细胞再生、抗肿瘤、提高免疫及睡眠质量上的用途》申请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国际局(WIPO)公布,青海春天也曾登上热搜。

  事实上,自听花酒上市以来,张雪峰就多次获得大众注意。此前,为了推广公司旗下白酒产品听花酒,张雪峰已凭借“老者托梦造酒”、请来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产品首席科学家等方式,赚足了眼球。

  假如回顾青海春天20年来的发展,便会发现,无论是早年在虫草行业发家,亦或是如今入局白酒赛道,张雪峰的运营风格均有规律可循:都是在选中高溢价率产品后,通过“讲故事”与“创新”两板斧给产品定下高价,强势打开产品知名度与销量。

  从当年的“虫草教父”,到如今的“白酒科学家”,张雪峰的掘金游戏,套路从未改变。

  从“老君托梦”到“活佛启发”

  张雪峰“语出惊人”,已不是第一次。

  2020年12月,青海春天推出白酒产品听花酒,并定下惊人售价:听花系列产品包括52度浓香风格标准装和精品装、53 度酱香风格标准装和精品装。其中,标准装听花酒5860元/瓶(750 毫升),精品装听花酒58600元/瓶(750毫升),售价远超茅台。

  据张雪峰自己宣称,听花酒的故事来自一场梦:一天凌晨4点,他在实验室小憩,梦到一位腰系金绳、白髯飘飘的老者,来到他面前,挥起拂尘,在他手心写下一个“活”字。醒来后,张雪峰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话:“水在舌边即为活”,而他认为“舌边之水”正是唾液。

  唾液分泌增加是副交感神经被激活的结果。此前研究已经发现,饮酒时酒精会过度激活交感神经、抑制副交感神经,对身体造成不良影响。老者托梦,启发了张雪峰将研发方向向同步激活副交感神经引导,做到“双激活”,减轻酒精伤害。

  受此启发,听花酒研发团队历时四年研发,于2020年酿造出听花酒。对此,张雪峰曾感叹,“听花酒是上天给饮者们的一个巨大恩惠。”

  2021年1月,听花酒生产企业四川宜宾听花酒业主办的一场线上研讨会,发布了《饮用听花酒对成年男性身体机能影响的探索性研究》简报,简报显示,该酒能“提升男性功能”。

  到了2022年7月14日,青海春天发布公告,称将聘请斐里德·穆拉德(下称“穆拉德”)、亚利耶·瓦谢尔(下称“瓦谢尔”)两名诺贝尔奖得主,与董事长张雪峰一同出任公司联席首席科学家,期限三年。

  穆拉德因发现一氧化氮能促使心血管扩张,在1998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又因研究成果推动发明万艾可,他还被称为“伟哥之父”。瓦谢尔则是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开创了计算酶学。

  听花酒的运营策略,与多年前张雪峰运营冬虫夏草品牌极草时如出一辙。

  2009年,青海春天推出以冬虫夏草纯粉含片为代表的“极草”5X冬虫夏草系列产品,价格在3876元~29888元/盒。

  关于极草,张雪峰讲述的是另一个故事,在他口中,自己与冬虫夏草结缘,始于2003年他与活佛朋友的一场闲聊。活佛有一匹最心爱的马,生了怪病不停的掉膘,在换医生换药无果时,竟然在吃了混有冬虫夏草的饲料后完全恢复了活力。神效之下,张雪峰开始了解冬虫夏草产业,并萌生了创新行业的念头。

  根据青海春天官网,张雪峰在虫草领域的创新,颇具传奇色彩。如在实验室里呆了大半个月后发明了全套的虫草清洗净化技术、发明了获得国家专利的冬虫夏草分开定位粉碎技术、以及在耗费了超过两千万元的冬虫夏草粉后,研制出了不含塑型剂的冬虫夏草纯粉片。

  “一个没有恐惧的人”

  尽管张雪峰所谓的“技术创新”屡屡受到业内人士的质疑,但张雪峰的运营策略收效明显。

  在极草牌冬虫夏草系列产品的支撑下,2012—2014年,青海春天的营收从13.06亿元上涨到20.63亿元,销量增长可观。而2021年与2022年上半年,青海春天酒水快消品业务板块的营收则分别为2539.48万元与7269.82万元。

  屡屡想出营销奇招的张雪峰,本人履历却信息寥寥。

  公开资料显示,张雪峰是成都人,生于1969年,拥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从任职履历上看,张雪峰曾先后担任四川省华兴公司经理、四川中达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四川中咨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四川九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与唐古拉药业董事长。

  但张雪峰拥有强大的项目操盘能力。

  行业监管部门对冬虫夏草的政策曾有多次变化,青海春天的虫草业务却多次化险为夷。

  面世时,极草产品持有“食”字号卫生许可证,2010年12月,国家质检总局发布新规,极草食品类许可证被取消。但此后,随着青海省食药监局发布《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2011年,青海春天获得“直接食用饮片”的生产许可,转型中药饮片。

  2012年6月,国家食药监局下发通知,指出冬虫夏草粉碎及压制成片不属于中药饮片炮制范畴。两个月后,随着国家食药监局开展的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启动,青海春天又成为五家试点企业之一。

  2014年12月,在青海省食药监局发布的《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事宜的说明公告》中,青海春天的虫草粉片产品,还被称为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直到2016年冬虫夏草作为保健品的试点工作停止,青海春天的冬虫夏草纯粉片才被有关部门勒令停产。

  在资本操作与对外宣传方面,张雪峰也长袖善舞。

  2013年,陷入经营困境的青海省老牌上市公司贤成矿业进入资产重组程序。张雪峰则快速把握住了机会,在2015年6月带领青海春天借壳贤成矿业上市。除了为听花酒拉来诺贝尔奖科学家背书,极草官网上,也不乏“英国王子安德鲁对极草含片赞赏有加”、“国际奥委会执委、国际现代五项联合会主席舒曼先生盛赞极草”等字眼。

  张雪峰曾公开表示,自己是“一个没有恐惧的人”。但从眼下情况看,这位屡屡搅动行业的操盘手,尚未能够扭转公司经营局势。

  自2016年虫草业务被叫停后,青海春天营收持续低迷。

  2016年—2022年,青海春天营收从7.08亿元下滑至1.6亿元。2020年、2021年、2022年,公司归母净利润持续为负。

  根据公司发布的2023年度业绩预亏提示,预计2023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亿元至-2.87亿元。

  就公司经营情况,时代周报记者曾以投资者身份咨询青海春天证券部,相关人士表示,由于公司体量较大,资产折旧、摊销等固定支出费用较大,公司酒水新业务需要一定培育时间,要等业务壮大、公司收入覆盖支出费用后,公司才能盈利。

  此外,该名人士彼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听花酒等产品的销售,以经销和自营渠道为主。“未来公司会在国内扩大经销商的招商工作,并开设自营专卖店。还会把白酒产品推向世界,包括现在在做的新加坡、欧美等国家,公司也都会去推,但可能需要一定时间。”

  靠着讲故事、拉资源搅动行业的张雪峰,还能力挽狂澜吗?